我辈女流

星星死去了,我才在这里

【鬼灭乙女】两辆幼儿园观光车

2019.9.16   20:34


国际救援队驾到!!!

失效链接已替换


再掉不补,下次发车会一起放

-------------------------------------------------------------------

童磨恋人预定


累宿敌预定


累-被捕获的蝴蝶


童磨-安抚不安的恋人


全部我流+ooc

链接不好使记得国际求救信号呼唤我

Mayday!Mayday!

大声一点。


*不会写车

*小朋友这个点应该在补作业

*扔完就跑(呲牙咧嘴


2019-09-15

【鬼灭乙女】/你的发为谁梳

童/碳/猪/炼/鬼/无


童磨


童磨的头发很不听话,橡木色的发丝任性地向左右两边撇出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气势,张扬又充满想象力的造型显得本就圆润的脸蛋更加年轻化却又不缺失男性面庞特有的棱角。


果然,没人看得出这个脸上时常带笑的男人是鬼啊。


“嗯嗯?怎么了吗?看我看的入迷了吗?”


“这么喜欢我的话再多看看也没关系哦。”


这样说着,他用着不容拒绝的力道...

2019-09-10

[凹凸雷你]雷鸣之夏

1 初遇



又是一季开学季,又升了一届荣获大二学姐名号的你和室友一起提着东西漫步在凹凸广场凹凸不平的砖路上。大块的花园被六条互相对称的小径分割,与夏蝉的鸣声伴生的是似乎失去了热意的淡薄暖阳。



今年的夏天,结束的很早呢。



一边抱着刚收到的快递,你转过头去和身后的室友说话。这一条正穿过广场对角线的路因为便捷所以选择的人很多。前方刚刚好有两个并肩而行的男生迎面而来,你往边上靠了靠试图让路。


谁知靠你这一侧的男生没看见似的,压根没走正道踩着围起花园边的高石砖一侧身便闪过了你身边。你一抬头,正好瞧见一段从黑色高领衫里露出来的白颈子和一

2019-09-08

[[我英/猎人]]乙女—— 强制婚配

强制婚配


轰/绿/爆/物

库洛洛/奇🦷



轰焦冻



你坐在和式房间的中央,等待着自己未来丈夫的出现。两家的家长早就已经谈妥了相关事宜,打算在今天带着各自的孩子让你们见一面。


你不习惯这种正襟危坐的氛围,头虽然低低地压下去了,一副女孩子的娇羞样,跪坐在后脚跟的屁股却跟长尖了似的扭来扭去,怎么坐也不舒服。你妈在身后偷偷掐了你一把,你这才安静下来。桌上的茶点得到了允许才敢上手,粉红色的樱花酥又甜又糯,你恰了嘴边一圈渣滓,拍拍手上的粉末正要拿杯茶解解腻,一只手就先你一步把茶杯推了过来,原来是你五官端正一丝不苟的结婚...

2019-08-09

【我英乙女】 给你世界上最甜蜜的告白

 给你世界上最甜蜜的告白

绿/轰/爆/心/荼毘/死


 幸而不甘平庸  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4岁第一次看欧尔麦特的英雄救援视频,从此无限洗脑循环仅凭一己之力贡献了一万的播放量。

绿谷出久4岁第一次认识到社会其实不平等自己的英雄梦就是个梦自己天资没有能力不够家庭硬件更是不够凑。

绿谷出久15岁认识了欧尔麦特后摸爬滚打连哭带嚎抓住了一线机遇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绿谷出久15岁以后的日子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松手没有放弃没有自甘堕落走上歪路。


从4岁到15岁是绿谷出久的黑暗时代。


其实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就凭那副鱼...

2019-08-07

【我英/凹凸乙女】 吃下去(吃掉他)

 吃下去(吃掉他)


我英--胖/爆/霍

凹凸--雷/嘉 


章鱼小丸子 胖胖橡胶


胖胖的英雄事务所今天也在绝赞营业中!!


照例巡逻着自己所属地区的胖胖掐着时间路过你的学校,照例接了你放学。中午正是人们下班的时间,路上的行人不少,熙熙攘攘的经过你们慢慢压过的街区。正午的日头被他两米半的身高遮了个严严实实,只留下凉爽的阴影给你。有不少人认出了辨识度超高的脂肪吸着英雄,挥着手叫着Fat和你们打招呼。


再往前走就是热闹的食品街,铁板鱿鱼和烤小羊排之类的摊位挤挤挨挨,但是果然,最能引起年轻少女的喜爱与食欲的,还是外形与内里兼...

2019-08-06

[我英/哪吒]x你——少女心小物

少女心小物


轰/爆/绿/电/欧/荼/哪吒


指甲油 轰焦冻



圆滚滚的玻璃小瓶里装满缤纷艳丽的液体,水果硬糖般的色泽流转着金沙和银河的烁光,随着光线的折射缓缓流动,看起来就让人心情很好。



几个玻璃瓶被攥在手里,碰撞间发出清脆的响声。你笑嘻嘻地把前天购入的几瓶水甲彩献宝似的摆到轰焦冻面前一字排开,让他选颜色涂给你。



“这是……?”轰拿起一个金色的瓶子细细观察,似乎在他不长的十几年人生中没深切体会过这种女孩子用来装饰指甲的没什么实用性的小玩意儿。



“涂...

2019-07-31

[末日乐园]陌生人—1

1 All酒主大巫女x酒

2 私设

3 短篇连载


接连不断的雨滋润窗外花园里的泥土,车轮轧过的碎渣溅到女孩的腿上斑驳像是狂欢后的证据,空气里的雨水使呼入的气体比躺平的女孩腰部以下更湿润。


还要听鸟儿鸣叫,还要听闹钟狂吼,还要听同事的窃窃私语和上司的责备。


林三酒,快起来!


胸口往下像被填入了棉絮,柔弱到提不起一丝力气,两条腿退化成木棍,最近一直都是这样,身体越发亏空,独自一人就会心痒,靠得再近却也填不满,自己所处的空间和现实世界像隔了一整个大西洋,望啊望啊望不到故乡。


林三酒有多久没回家了?

不记得。


镜子里的脸还是熟悉的,还是自己的。...

2019-07-31
1 / 4

© 我辈女流 | Powered by LOFTER